杨晶华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

继“九合一”选举溃不成军后,民进党在各县市议长的选举中仍然没能扭转弃甲曳兵的势头。在22个县市议长的选举中,民进党仅保住嘉义县的一席,绿营“铁票区”高雄市的议会主导权由国民党获得,就连议员席次占优势的台南市议长也被无党籍人士斩获。国民党共拿下19席,无党籍拿下2席,而民进党仅拿下1席。

民进党在各县市议长的选举结果是“九合一”选举效应的持续衍生,国民党的胜果持续巩固,在大多数县市实现了完全执政,而民进党的形势更加严峻,党内的凝聚力出现严重问题,派系斗争持续恶化。

其中,最重要的观察指标就是台南市议长的选举。“九合一”选举后,57席台南市议员的人员构成为:国民党16席,民进党25席,无党籍14席,时代力量1席,其他1席,民进党拥有席次优势,但仍然在记名投票的游戏规则下,出现退党及跑票的情况。

民进党前副议长郭信良因不满新潮流系的操作,而脱党参选,并获得国民党与无党籍的支持而拿下议长之位。党内派系斗争的战火已从县市长初选延烧到市议会。

在县市长初选阶段,形象比较清新的黄伟哲曾在新潮流系的支持下,战胜“台独”倾向更为明显的“正国会”陈亭妃。郭信良属于陈亭妃阵营的人马,在议长选举中质疑被新系挤压政治生存空间。这仍是一场新系与反新系的斗争。

从此重要观察面向可见,一方面民进党在大败后,并没有痛定思痛,完成以团结替代政斗,以路线调整替代因循守旧的有效反省过程,而是沿着旧有的道路越走越远。

在两岸政策方面,溃败的蔡当局至今未有转向,反而是无党籍柯文哲主政下的台北市在选后顺利举办“双城论坛”。

在经济、民生政策方面,蔡当局也没有端出“大菜”的动向,反而仍然纠结在“卡管”“促转会”等不利执政议题上不能自拔。

另一方面党内派系的争斗没有因败选而平息反而日益加剧。新潮流系作为党内最大的派系,组织绵密,政治实力强劲并占据党内及行政体系内诸多职位,如“行政院长”、蔡办秘书长及各大“部会”要职,无疑要为“九合一”选举的结果买单,并给予其他派系联合制衡的合理性,政治能量及号召力都有所折损。

为了之后的主席人选及2020大选的参选人选,各派系都有蠢蠢欲动的迹象。党内派系的“合纵连横”及权力的重组或将持续上演。

因此,就目前民进党派系斗争政治生态的发展来看,蔡英文恐将因“九合一”的败选及其权威的削弱而更加受到“台独”基本教义派的绑架,导致其路线调整的动力与力度都将大打折扣,甚至会转向更加不利于两岸关系及执政的方向发展。若真如此,民进党也将在2020大选中再尝苦果。(责任编辑:唐华)

首页滚动